www.88rks.com_申愽管理网入囗【官网】脱口秀(字幕版)

来源:爭2020大選提名戰川普民主黨愛州大會師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08-21 05:01:19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

  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  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 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!#标题分割#2019-07-0815:30:04来源:记者雷晓云通讯员程航朱敏7月8日,《浙江日报》之江新事栏目刊发《遂昌农田植保用上无人机父子“飞行员”成了香饽饽》一文,原文如下:这两天,遂昌县泉湖杂交制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江旭的电话不时响起,众多农户来电请他带着无人机去帮忙治虫,但他只能回复:“先排队吧。”眼下是制种水稻病虫害的高发期。作为遂昌县无人机植保资历最老的“飞手”,如今59岁的张江旭在2015年就取得了农业植保无人机飞行技能合格证,有4台植保无人机。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业务繁忙,来自遂昌县以外的订单只能先放一放,因为当地20个乡镇(街道)的稻苗虫害治理,都在请他帮忙。张江旭和他的植保操作无人机7月7日清晨6时,趁着难得的好天气,张江旭来到金竹镇金竹村的制种水稻田间。记者看到,在他的操控下,装载着10升药液的植保无人机快速起飞,在稻田上空1.5米处来回穿梭,将药物均匀地洒落于每一棵稻苗。记者现场计时发现,完成5亩稻田的药物喷洒,仅仅需要7分钟。“1架植保无人机打药施肥的效率,比得上40多个人。”面对记者惊讶的眼神,张江旭算了一笔账,给100亩稻田除虫,植保无人机半天就能完成,而人工喷药,一个人起码得花上20天。张江旭在操作植保无人机“不仅效率高、效果好,还省钱呢!”稻田所属农户主罗智敏介绍,“用无人机打农药,每次的价格约15元/亩,而人工则需要30元/亩。”2015年开始,遂昌县政府启动了惠农卡统防统治项目,对制种水稻统防统治给予4次共计60元/亩的作业补贴,每施药作业一亩,政府代付15元补贴。算下来,就更实惠了。前些年,张江旭的儿子张晓军也取得资质,成为一名“飞手”。由于父子俩用无人机打理农田认真负责,业务精湛,生意做得愈发红火,农户的预约作业任务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。张江旭告诉记者,因为虫害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产量,所以农户都很着急,他得抢抓时间,把粮食从虫害嘴里“抢”回来。13时,匆匆吃过午饭的张江旭父子又带着无人机赶赴下一个乡镇了。

编辑:www.88rks.com_申愽管理网入囗【官网】脱口秀(字幕版)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51maizu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国米官方宣布买断队内助攻王单赛季共造11进球 北京高考:追踪器实时监控考卷位置老师备棒棒糖 《穿越》鹿晗吴磊双男主?鹿晗吧:不接受模糊番位 韦世豪像范佩西般刺杀旧主这一幕和鲁能彻底决裂 快狗打车被曝\"裁员50%\"回应:属于正常人员流动… 阿曼湾疑似遭袭油轮目前安全,川普坚称是伊朗制造袭击 美国费城最大炼油厂爆炸致5人受伤100公里外有震感 美豁免双面光伏25%关税中国公司成最大受益者 頭痛像雷擊超過5分鐘 應儘速就醫 菲亚特和雷诺正设法恢复合并计划 德赛西威携手四维图新提供量产自动驾驶核心解决方案 中粮系全线上扬中粮肉食飙近7%中粮包装反弹5.32% 亚冠-韦世豪机敏捡漏王大雷扑救失误恒大2-1鲁能 曝湖人将专注于追卡哇伊或巴特勒沃克没戏了? 76人达成2换0交易!白送昔日马刺奇兵和42号签 南昌方大特钢爆燃事故已致4人死亡6名伤员正救治 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显示“618”旺季行业揽件31.9亿 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被查 下周英国新首相角逐继续机构:英镑更大抛售正在酝酿 2PM灿盛剃寸头正式入伍队友玉泽演尼坤Jun.K送别 黎姿陪残疾富豪老公看展,回头看望老公的眼神亮了 任正非自画像:华为的成功,与我不自私有一点关系 舒淇出席活动意外摔倒面露尴尬微笑光脚退场 外交部提醒蓬佩奥:你的真实面目暴露了 华尔街:中国咖啡市场极具潜力瑞幸的股票物美价廉 特斯拉CEO马斯克:首批Model3已运抵英国 野猪误闯港铁站20余人围捕一小时后打麻醉送医 数据流量背后产业链:粉丝送偶像上热搜打榜6元包月 中国国民党:五人角逐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党内初选 魁北克不可错过的夏日节庆(下) 野猪误闯港铁站20余人围捕一小时后打麻醉送医 亚马逊关闭外卖业务,电商巨头为何难做好外卖生意? 四川长宁地震12名遇难者名单公布 美国真敢对俄发动\"网络战争\"?专家警告:动一下试试 甘肃临夏博爱医院等6家民营医院涉违法犯罪均已歇业 用愛傾聽 陪伴安寧者最後旅程 中国气象局:南方再度开启“暴雨模式” 小米成立中国区线下业务委员会张剑慧任主席 川普批登月計畫稱「月球是火星一部分」 曝博格巴让曼联人心惶惶索帅已同情穆里尼奥 《法证4》或将删戏份?朱晨丽曝收到通知却未补拍 传Uber在纽约招聘人才有意开发金融产品 中西部省区国资频频“跨省”出手盯上近20家公司 2800多家公立医院医务人员要涨薪了看病会变贵吗 股市一周:港股全周上升153点稳守27000关口 替代安卓?外媒称华为正在做准备 nova5系列发布会直播 背靠背两冠到手!香港赛林昀儒/郑怡静混双夺冠 腸病毒重症前兆 勤洗手最有效! 广东东莞占道电线塔夺命供电局公路局被告上法庭 紧跟中国,印度要推5G了 \"10倍杠杆配资、80%成功率\"金融网络诈骗案套… 猎豹的AI战略失败了吗? 鲁能成看客北上广皆取胜差距拉大亚冠狙击恒大? 期货市场显示美联储7月份降息预期已经完全被消化 陈奕迅受邀担任金曲表演嘉宾重新演绎经典曲目 国米提出伊卡尔迪换购卢卡库曼联:对这人没兴趣 蜂王不走了?还变态愿意降薪过几天约见乔丹 肺阻塞列10大死因第7位吸菸為重點高風險群 两位火箭人重逢!姚明哈登在北京共进午餐(图) 中科院院士葛墨林退休南开大学为其颁杰出贡献奖 何洁柯洁傻傻分不清?节目组找错嘉宾闹乌龙 花旗:内险股5月保费增速回升估值已处历史低位 一比三陷1胜33负绝境!那一胜倒是勇士贡献的 重创!吉翔受伤无法坚持申花00后上演国足首秀 江明学脸缝百针仍守约演出:我还可以唱歌! 詹姆斯晒图欢迎浓眉!AD来了,让我们开始吧! 降息真是灵丹妙药?此前两轮降息美股均陷熊市 美国国家级\"U型锁\"现身:拟立法不承认华为专利?! Salesforce和Tableau已达成最终收购协议 央视:1-1的比分对上港十分不利开场丢球暴露1问题 一方门将微博怒斥卡拉斯科:训练一动不动好聚好散 菲亚特和雷诺正设法恢复合并计划 张才人发文称南太铉已为出轨道歉圆满解决矛盾 美国经济学家马丁-费尔德斯坦因病逝世享年79岁 比一颗鸡蛋还轻!全球最小大熊猫幼仔出生 阿不都值不值1200万?看看队友们薪水就知道了 民进党党内又开斗“独派”登广告骂蔡英文是台湾之耻 林肯下沉能否救福特品牌于水火? 马斯克:下月起特斯拉黑色车型价格将提高1000美元 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出炉中国上榜数第一超美100台 爱缪为石原里美新剧演唱主题曲二人私下关系密切 外交部:望美政府从中美关系40年发展中汲取有益经验 悍马品牌将实现电动化?通用汽车恐任重道远 FacebookCOO桑德伯格重申:公司需要被监管 太兴集团逆市走高逾3%仍低招股价9% 今年前5月中国对美出口微降进口同比减少四分之一 本周交易机会展望:美国、日本、英国央行议息 Libralogo系盗用?FB被吐槽企图“用剽窃构建… 譚艾珍攜女預立醫療決定彼此見證不留遺憾 曝杨贤硕曾威胁举报人扬言YG艺人吸毒不会被查出 新疆锋线潜力新星将升一队曾被称最强高中生 北京量子院确定四大研究方向今年进全面推进快车道 陆军部队各基本战役军团将均编配陆航旅或空中突击旅 半人半神最终章开始奏响!我想听完你每个乐符 蔚来第二款规模量产车型ES6开启用户交付 特斯拉停止销售长续航后驱版Model3可简化生产流… 蔚来发布L2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及NIOOS2.0操作… 大市急涨逆向ETF全线受压FI南方恒指跌逾2% 谢震业百米10秒01达标东京奥运苏炳添伤缺 在美国废除死刑的州能判章莹颖案的被告死刑吗? Slack上市首日暴涨近50%企服市场为何吸金力这么… 北野武与妻子正式离婚出轨不断却仍然风生水起 对冲基金增持黄金多仓创2007年来最大增幅 Daiso专业化妆工具清洁剂80ml 网友造谣女演员与郑俊英视频相关已被警方逮捕 加拿大两艘军舰穿过台湾海峡加国防部称是正常操作 NBA名记:马刺正在兜售德罗赞新援目标已确定 因债务履行问题上海高院限制ofo法定代表陈正江出境 银河系中心黑洞为什么不活跃?强磁场在发挥作用 瑞银:中海油升至买入评级目标价16.3港元 福利|纽约有个新地标,变大变小还能变出音乐剧! 阅文集团6月18日斥资8.32万港元回购2600股 万科声明:“万科财富”虚假理财产品与万科无关 包商银行接管组:对四家拟托管银行不予贴现系谣言 章莹颖案嫌犯前女友作证:被告曾向警方撒谎 两广暴雨多地桥梁冲垮人员被困 令计划案“第一公诉人”一1年内职务将再变动 杜兰特确定缺席G4!总决赛他还能复出吗? 够帅够豪还能装宝马新3系旅行官图解析 日本熱門眼藥水加拿大禁售台灣卻還在賣?藥師要你先別緊張 腰痛、血尿?小心結石作怪!泌尿科醫師帶你破解復發危機 美媒:贸易战使美跨国公司利润锐减 大反转!曝切尔西不解雇萨里也不掏500万毁约金 \"10倍杠杆配资、80%成功率\"金融网络诈骗案套… 李胜利或将一周后入伍仍有追加延期可能性 父母修养:吃了亏的儿子想报复对方 报应啊!库兹马太敢说话了!勇士为扎扎还债? 海南省农业农村厅:成功研制预防非洲猪瘟病毒注射剂 领峰贵金属:美墨和解金价承压黄金调整后还将反击 北京北苑北枢纽拟9月底投用17号线2022年试运营 快讯:中国金控暴跌62%昨尾盘飙升432%市值暴涨4… 林志颖俩儿子发烧娇妻在家照顾三天心情低落 敏实集团过去两日累跌约7%现逆市反弹近4% Facebook押宝加密货币,社交帝国的转型时刻 日本队长:美洲杯水平真的很高要从中学习成长 OPPORenoZ体验:R系列真正继承者 贸易战让美农场主备感压力期盼阳光和协议 镁业公司排放超标停产整顿村民仍不认可盼其迁走 618结束三大电商市值总和一夜暴增千亿 桥本环奈与平野紫耀电影预告出炉颜值堪称绝配 腾讯控股收涨近4%报343.4港元 民主刚果非洲杯名单:国安锋霸领衔首轮pk萨拉赫 麦粒塞勒斯发文庆祝与丈夫十周年纪念日 贴吧现境外赌场招聘信息续:招聘者转战未被曝光贴吧 近600亿元限售股下周解禁中国电建巨额解禁来袭 市场监管总局回应了!一文看懂互掐背后的空调江湖 与老人沟通难?看人家儿媳妇怎么做吧 斗鱼与华为、移动首次尝试5G直播打通线下闭环 马斯克:特斯拉汽车的续航能力将达到400英里 金融股激发市场热情沪指大涨2.38%冲击3000点 草根球员冲击CBA!周锐和杨政宣布参加CBA选秀 美团和阿里的900万餐饮店争夺战 吕荣霖获国家一级泰拳教练、裁判员称号 发展冰雪运动中国能从芬兰学到啥 美立法者:政府应考虑强制暂停Facebook加密货币项… 惠誉下调德意志银行评级:改善盈利能力方面存在困难 禁止华为收专利费?美议员提案被讽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三星GalaxyNote10下巴参数泄露:比iPh… 正乾金融复牌飙升47.54%换股债本金增至3900万… 中国游客减少这些美国奢侈品商都慌了 官宣!卡拉迪瓦伊曝kiss视频认爱艾什莉-本森 《工作室》发公告:将南太铉张才人出演部分缩减 俄方披露战略部门曾多次遭外国网袭:但我们经受住了 华为公布nova系列全新Logo,nova5即将发布 网友乘客机出行一架B2隐形轰炸机突然出现在身旁 少2核心鲁能中场一塌糊涂!留力亚冠将死拼恒大 内外微调/续航提升新款雷诺ZOE官图 \"一美\"戏里忧郁戏外调皮因《兄弟连》结缘\"法鲨… 特斯拉股东否决把超级多数表决制改为简单多数的提议 英国央行料将维持利率不变因经济前景黯淡 野村:舜宇光学下调至中性评级目标价维持80港元 IBM本周将裁员约2000人继续将业务转向\"高价值… 英国杜伦大学校长:“与中国大学合作对双方都有利” 碧桂园今日起被纳入国指惟逆市跌逾1% 陕西宁强发生山体坍塌已致3死仍有2人被埋 抵达土星仅用两年,这艘核聚变飞船值得期待! IEA:明年石油供应增幅料远超需求增幅施压OPEC 特朗普计划给排放标准松绑17家汽车制造商联名反对 G-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:数字税收计划并不容易 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咋监管\"基因编辑\"?官方回应 巴萨全队身价下降650万梅西身价下降3000万欧 黄晓明退出投资某奶茶店明星门店为何昙花一现? 房企贴身肉搏销量降近四成这地房协下“止跌令” 美国清除十座城市非法移民计划面临重重困难 “鸿蒙”系统被曝在多国注册商标或离问世越来越近 震中宜宾双河镇祖孙三人被埋矿山救援队正紧急救援 德媒发出灵魂叩问:世界能承受几个川普? 匈牙利沉船失踪者减至8名已致18名韩国人遇难 洛杉矶长滩地区最佳学校不仅100%大学录取率,还让你高… 他右腰劇痛伴隨血尿就醫發現近1公分腎結石 雷诺CEO:与菲亚特的合并谈判目前已停滞不前 北京高考阅卷6月22日结束语文已有多篇满分作文 萧正楠新剧与曹永廉有吻戏称不敢告诉妻子黄翠如 苹果前高管:跟谷歌合作谈判4个月库克每天4点上班 天风策略:哪些信号扭转反弹空间不大、涨就兑现预期 2019知识产权领域明确六大任务将推进商标法等修订